弥补过失 日本将共建体育博物馆网络以保护史料
[共同社8月25日电]日本首次出现了构建体育博物馆网络的动向。1920年安特卫普奥运会上熊谷一弥获得的日本首枚奖牌不知所踪,各种体育史料保护不到位,也没有官方机构编制的相关清单。体育文化遗产保护环境的恶劣一直受到外界指摘,但随着明年东京奥运即将举行,催生了博物馆合作的趋势。  根据计划,日本唯一的综合体育博物馆“秩父宫纪念体育博物馆”将成为核心,呼吁收藏有体育相关资料的全国约300处设施在本年度内举行研讨会。据称,与此相关将力争开展对过去奥运会和残奥会资料的国内外调查,并培养能判断资料价值等的人才。  另外,还有构想欲汇集体育相关的博物馆、大学、企业、竞技团体、地方政府组建数字档案网。设想的运作机制为,全国相关设施上传收藏的奖牌、用具、大赛报告等文件书籍类资料,以实现无需到访设施便可在网上检索和浏览。  除该体育博物馆外,国内还有棒球、足球、大相扑等主要体育项目的博物馆,但可能存在类似乡土资料馆那样的地方中小设施内尘封着当地出身的运动员纪念品的情况。由于没有全国性的网络,相关人士指出,无法掌握资料状况等实情,或导致贵重的史料丢失。  1964年东京奥运会体操男子个人全能冠军远藤幸雄(已故)曾得到1896年雅典奥运体操冠军的儿子赠送的第一届奥运会金牌,但在该体育博物馆2010年展出期间被盗而下落不明。  在邻国韩国,从1936年柏林奥运会马拉松项目孙基祯的金牌到花滑名将金妍儿的滑冰鞋,均被指定为文化遗产。相关人士指出,两国对体育文化的态度对比明显。  旧国立竞技场内的该体育博物馆因改建为新国立竞技场,目前正在休馆。日本体育振兴中心(JSC)的该馆未来构想讨论会议的答复已敲定继续予以保留,但在东京都内何处、何时重建尚未决定。  此次该馆获得中央政府16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04万元)的补贴以推进项目。该馆学艺员新名佐知子(41岁)颇有危机感地表示:“若散落在全国的奖牌和资料不复存在,历史将会消失。”(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